武汉会战日军死伤近十万国军伤亡25万为何却称这

2018-05-10 21:31 来源:未知

  本文作者张宪文,蜚声国际的中国近代史泰斗,南京大学荣誉资深教授,季我努学社荣誉社长,季我努沙龙讲演嘉宾。

  日军占领武汉后,以主力追击围堵全面撤退中的第5、第9战区军队。在鄂南地区,10月27日,第9师团进入贺胜桥地区,切断了粤汉线师团在成宁东北的仙桃镇截断粤汉路。29日占领咸宁。30日,第11军下令第27师团“应经沿咸宁、汀泗桥地区向崇阳以南地方继续进行追击,第9师团应沿粤汉线地区向岳州追击”。(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:《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》第2卷第1分册,第196页。)日军11月3日占领嘉鱼,6日占领崇阳,9日攻占通城,11日夜间攻占了岳阳。

  第9战区部队经历了数月的长期战斗,已是疲惫不堪,士气不振,只得且战且退。幸好日军因兵力有限无法继续扩大战果,最后双方遂在岳阳、通城以南新墙河南岸亘修水一线形成对峙局面。在鄂北地区,日军10月24日占领应山后,28日又占领安陆,控制了河口镇—花园—安陆公路的西端。30日,日军占领应城,11月4日,又占领了皂市,控制了中国第5战区军队向西撤退的战略要点,但日军封锁线集团军廖磊部在大别山区游击外,其余各部都先后陆续退至平汉路西,并沿信阳、应城、安陆、云梦、花园、孝感、皂市之线与武汉日军对峙。从武汉撤守的全过程看,中国军队撤退尚是有计划的,但撤退的时间略有迟缓,以致在撤离中秩序稍有紊乱,造成一定损失。

  武汉会战从安庆失守算起到武汉失守为止时间长达4个半月。论地,它不像淞沪会战局促于长江三角洲一隅之地,而以广阔的长江中下游地区和淮河流域为战场,包括江西、安徽、河南、湖北4省。论兵力,日军投入12个师团,前后补充数次,人数达40万之众。当武汉会战告终时,日本投入中国内地的师团多达26个半,国内只留下1个近卫师团,还准备必要时来华作战。([日]角田顺等编:《现代史资料9·日本战争(二)》,第366页,美铃书房出版。)而中国相继投入会战的部队有120多个师,伤亡达25万人,这是中国近现代军事史上第一次在如此广阔的地域上,调度如此庞大的军事力量协同作战。它是抗战初期国共关系融洽、全国各阶层一心一意支持武汉保卫战的结果。

  在武汉会战中,中国军队处于内线作战,而日军处于外线作战,当然这种内线外线之界限是时有变化的。日军在训练、装备、火力及海空军方面均占有巨大优势,中国军队的优势主要在兵员数量方面。但日军实行征兵制,补充迅速,而中国军队一旦造成人员损失,暂时便无法恢复战斗力。军事委员会决定守武汉而不战于武汉四郊,将主战场置于武汉外围,即豫鄂皖边区和湘鄂赣边区,利用崇山峻岭、起伏的丘陵及湖泊为天然屏障以弥补自己不足,与优势日军周旋,战略指导基本正确,从而能在富金山、大别山、万家岭、金官桥、田家镇等处重创日军,获得良好战果。

  武汉会战中,日军未能歼灭一个中国完整的师,但它的第106师团却几乎在万家岭全军覆没。毋庸置疑,武汉的丢失标志着中国军队已在武汉会战中失败,从会战的结果看,中国的损失相当严重,兵员伤亡为日本数倍,大量武器装备被毁坏,丢失了平汉、粤汉这两条最重要的交通线,交通运输枢纽被日军掌握,富庶的长江中下游地区被日军占领破坏。但从整个抗日战争的进程来看,武汉会战则是抗日战争的一大转折点,1938年10月31日,蒋介石在《为放弃武汉告全国同胞书》中指出:“我国抗战之根据,本不在沿江沿海浅狭交通之地带,乃在广大深长之内地……盖抗战军事胜负之关键,不在武汉一地之得失,而在保持我抗战持久之力量。”(《党史概要》第3册,第1292~1293页。)武汉保卫战严重消耗了日军力量,在这场大会战中,日军死伤近10万人,加上病患者计达15万人。随着战火蔓延到武汉一带,日军兵力已不敷分配,战略进攻势头大大减弱,从而使抗日战争迎来了战略相持阶段。

  张宪文等:《中国抗日战争史•第二卷,全民族奋战:从卢沟桥事变到武汉沦陷(1937年7月—1938年10月)》,北京:化学工业出版社,2016年版。

TAG标签: 武汉会战
版权声明: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